当前栏目:协会资讯》 民间文物备案正当时 >

民间文物备案正当


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和中国收藏家协会谋划了许久的“民间文物艺术品备案中心”,于日前终于挂牌开张了。为与国有文物登录备案相比,开展民间文物登录备案工作,并且是建立在权威、可信的基础上,应是中国民间收藏界开先河之举,即是大事更是幸事。

我国文物的登录备案工作,史已有之,《石渠宝笈》便是我国书画著录史上集大成者的旷古巨著,成为今人的重要参考。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非常重视文物的备案工作,1956年开始了第一次全国文物普查,之后又于1981年进行了第二次,应当说,由于技术手段与规范化程度,所形成的数据目前已基本处于无法使用状态。新世纪之初,随着信息技术的革命,文博行业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登录备案工作,2001年以“文物调查及数据库建设项目”为启动标志,在过去的十五年间,历经了馆藏文物腐蚀损失调查、长城资源调查、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到今年底以“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为结束标志,形成了包括可移动文物数据库、不可移动文物数据库的海量大数据,成为有效实施文物保护各项工作定量管理提供了精准依据,成为今天国家大数据发展战略中的重要力量。

前面所提的登录备案工作主要是在国有范畴,而民间文物的登录备案工作尚未形成任何数据基础,本应据此制定的民间文物相关政策也少有了底气,也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执政效率和执政质量。

事实上,从国家颁布的规划与法规可以看到,政府层面对民间文物登录备案工作历来高度重视。2002 年《文物事业“十五”发展规划和2015 年远景目标(纲要) 》中提出“开展社会流散文物登记工作,为全面掌握社会流散文物的保存状况,建立合理的社会流散文物保护管理体制奠定基础”。2007年《文物事业“十一五”发展规划》强调“尝试开展社会文物登记工作,掌握民间收藏文物的保存状况,引导建立规范、健康的社会文物保护管理秩序”

2009年文化部颁布的《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令第46号),其中第十四条明确“国家实行文物登录制度,由县级以上文物行政部门委托或设置专门机构开展相关工作”、“根据私有文物所有权人的要求,文物登录管理机构应当对其身份予以保密”。2013年新修订的《文物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明文要求文物商店和拍卖企业应当记录文物、出卖人、委托人和买受人相关信息报送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备案。

到后来的2012年“十二五”规划就没有再明确将备案明确列入,主要原因即是民间文物登录备案的规模难以估量、手段尚不具备。

今年2月,克强总理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在研究文物保护强化管理事项时强调“健全文物登录制度,建立国家文物资源数据库”。3月初,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发〔2016〕17号),将“健全国家文物登录制度”位列七大“重在保护”之首。4月上旬,以国务院名义召开的全国文物工作会议,总书记、总理分别做了指示批示,延东副总理出席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再次强调将“健全文物登录制度”纳入到今后的工作之中。建立国家文物登录制度,完善认定、登录标准,明确调查、申报、登记、定级程序,制定不可移动文物降级撤销和馆藏文物退出管理办法,推进文物信息资源社会共享,必将成为我国十三五文物事业发展规划的重要内容。

民间文物与国有文物是国家登录制度中绽放的两朵奇葩,偏废不得。做好民间文物备案工作,搞清民间文物备案的定位尤为重要。民间文物既包括非国有法人、公民所拥有的,也包括合法、非法流转出境的。通过实施民间文物艺术品身份证制度,为法人、公民个人的文物艺术品提供物权信息管理,形成开放、共享的民间文物艺术品数据资源库,服务物权确认与转移(含交易、赠与等)、服务海关进出境、服务海外文物返还,从而配合政府组织实现精准管理,实现文物艺术品的有序流传。

启动民间文物备案工作的政策环境己经具备,又洽逢云计划、大数据、互联网技术的蓬勃发展,为启动这项工作奠定了技术条件。国家文博大数据公共服务平台已列入国家大数据发展战略大盘子,“互联网+中华文物行动计划”项目业已启动,作为配合国家文物局对全国文物博物馆事业信息化工作进行管理和业务指导单位的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与全国性行业组织中国收藏家协会,携手为全面铺开民间文物备案工作先行先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民间文物备案工作一定能硕果累累。



作者: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副主任 姚兆




copyright   © 中国收藏家协会  京ICP备0906634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117号